solution

烟草税是最为有效,却是使用最少的控烟工具。大幅度的增加烟草税,会提高烟草制品的价格,降低它的可支付能力,从而能减少烟草消费和开始吸烟的人数。

当我们考虑流行病的防范措施时,首先想到的通常不是税收手段。然而,对烟草产品征税也许是减少烟草使用最有效的方式。一些国家已经通过征税成功地降低了吸烟率,取得了显著的健康和收入效益。税率水平并无上限,所以一些国家制定了宏大的目标,如新西兰的目标是通过征收消费税将一盒卷烟的成本提高到 30 新西兰元(约 20 美元)。遗憾的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主要是贫穷地区,在征收高烟草税方面仍然比较落后。

烟草税背后的机制很简单。提税力度足够大将提高烟草产品的价格。通过观察吸烟者的行为,研究人员确定,卷烟价格平均每增加 10% ,卷烟的消费量就会下降 2%8%。青少年和低收入人群等弱势群体对价格上涨特别敏感,因此提高烟草价格对减少该群体的烟草使用极为有效。[see Inset5_WEB ONLY]在消费者购买力不断增长的国家,尤其需要经常大幅提高烟草税。如果收入增长速度超过卷烟价格,吸烟的经济压力变小,烟草消费就会增加。增加消费税在降低卷烟和其他烟草产品的可支付能力方面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 

从全球角度来讲,我们还需要认识到烟草税为改善健康带来的重大机遇。例如,仅使用烟草税,各国就可以切实实现世界卫生组织的目标,即在2025年之前,使吸烟率相对减少30%。遗憾的是,许多政府仍然不愿意增税,因为他们常常依赖烟草行业的报告,而这些报告通常表明,任何额外的增税都将导致税收收入下降或卷烟走私大幅增加。独立研究则表明,这通常是夸大其词;提税给政府带来了额外收入,而保持高价格的同时也可以控制烟草制品的非法贸易。《消除烟草制品非法贸易议定书》一旦生效,将为打击全球卷烟走私提供强有力的工具。


差别税收待遇会导致替代产品的出现

哥伦比亚卷烟支付能力

由于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受产品价格及其自身可支配收入的影响,所以经济学家使用这两个数值的比率来确定产品的支付能力。这一比率可以解释为购买产品的支出占收入的比重(相对收入价格)。购买卷烟的支出占收入比重越大,产品支付能力越低。

尽管从2007年到2017年,哥伦比亚的卷烟价格上涨,但价格却很难跟上通货膨胀的步伐。由于哥伦比亚的收入增长比卷烟价格的增长快,因此卷烟的支付能力增加。

卷烟价格

最畅销品牌的卷烟价格(每包20支,以经购买力平价调整过的美元价格表示)

In dotted countries, cigarette affordability has declined from 2008-2018.

增税并不会导致卷烟走私泛滥。

英国的卷烟价格与非法贸易市场

从2001到2016年,由于烟草税定期提高,英国经通膨调整后的卷烟实际价格上涨了63%,这使得英国的卷烟价格居世界前列。与此同时,提税导致卷烟消费量下降,非法市场销量也下降了70%以上。

烟草价格是行业营销策略的核心,而烟草制品的价格是由烟草行业制定的。卷烟是规格基本相同的产品,容易在全球以低成本制造。通过定价策略,烟草行业规划其销量,并决定哪些产品和品牌属于“高档”,哪些是“经济”品牌。

便宜的品牌会帮助行业拓宽其客户群,因为这些产品可支付能力较强,尤其是对青少年而言。此外,当税额增加导致所有卷烟的价格上升时,某些消费者会转向这些更便宜的品牌,而不是戒烟。

不同品牌卷烟之间的价格差距可以通过烟草税政策来缩小。统一的从量消费说对于减少卷烟价格的差异特别有效。

肯尼亚于2015年出台了消费税法案,它不仅提高了税率,还将税制结构从从价税(同时设置最低限价)改为统一的从量税。它使得卷烟的价格上升,缩小了价格差异。2014年,在该法案出台之前,价格最低的卷烟品牌比最热销的卷烟品牌便宜40%。2016年,在更改税制结构后,价格差异缩小为只有27%。

注:肯尼亚无法继续维持统一的消费税税率。2017年,肯尼亚又重新对过滤嘴和非过滤嘴卷烟设置两档税率,这一税制设计基于税收公平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