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ution

积极应对

虽然烟草流行日益猖獗,但我们已有的控烟措施可以带来真正的生死攸关的变化。各国政府必须积极而果断地采取行动,实施这些经证实有效的干预措施,并坚决抵制烟草业对我们所做出的努力的破坏。

如本书开篇所述,全球烟草消费正在减缓。在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许多国家实施了行之有效的烟草控制计划。烟草控制领域正在慢慢将烟草控制干预“常态化”。例如,十年前,只有10个国家制定了全面的无烟政策,而今天则增至55个国家,还有23个国家几乎有全面的无烟政策。对于那些有幸生活在无烟环境中的人们来说,正是由于这些努力,才使其发觉今天在餐馆里碰到有人吸烟是多么令人不悦。一旦社会已经适应了无烟的标准,就很难解释或理解当初为什么人们能容忍这一现象。但我们仍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许多烟草控制拥护者有一种称之为“终结游戏”的渴望,这类观点有多种形式,从彻底根除烟草到将吸烟率减少到百分之五或更少。虽然渴望实现这一点很重要,但我们强调,有力的执行和实施行之有效的策略无疑将大大降低吸烟率,但保持低吸烟率也同样重要。在许多国家,最大的障碍仍是缺乏意愿。一些政府官员仍不愿遵守对《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的承诺,更广泛地说,不愿通过全面控烟来投入足够的资源以提高社会幸福度。

虽然2016年末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第七次缔约方会议小有胜利,但政府对控烟的漠不关心也令人担忧。更糟糕的是,一些官方代表所宣传的信息与烟草行业的信息极为相似。这些动态再次表明烟草行业在全球仍是一股无处不在的强大力量,不容低估。但是,防止非传染性疾病是全球新兴的趋势,烟草控制在发展议程上的地位也日益加重,这些均有助于挑战烟草行业的力量。 


控烟政策实施

五大主要控烟政策的平均成效(无烟、警告标签、戒烟、营销禁令和税收)。

公共健康界对潜在危害较小的烟草产品的角色进行了大量讨论。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我们呼吁读者要开明,但也要敢于怀疑,永远相信科学,烟草控制必须以事实为基础。对于这一新挑战,不太可能有万全的解决方案,但是做为公共健康领域,我们必须携手找出或积极创建必要的证据,认真解读,避免割裂或曲解重要真相。我们必须有新的进展,同时不能让它们与手头的关键任务背道而驰,尤其是要实施有据可查的措施,例如对卷烟征收高消费税。在鼓励戒烟和劝阻吸烟这些行之有效的措施的配合下,减少与烟草有关的疾病的新思路、新方法几乎肯定有更好的效果。此外,在实施这些行之有效的措施方面,政府的作用不可替代。

我们可以先设立一个适当的目标——以2010年为基准,将2025年的吸烟率降低30%,之后再设立更加宏伟的目标。但是要达到这些目标,政府必须更加提高实施这些干预措施的工作力度,同时政府内部的支持者也必须大声呼吁变革。在政府之外,包括民间团体和研究人员,必须督促政府提高工作力度,并给予必要的援助,来实现这些目标。因此,我们希望您能认真承诺,积极参与这项活动,以使数百万人免受烟草的毒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