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社会危害

每年吸烟的全球经济成本接近 2 万亿美元(以 2016 PPP 计),几乎占全球 GDP 的 2%。这代表着本应在医疗和教育方面对人力资本进行投资的机会丧失。

与烟草有关的危害远远超出了烟草消费造成的死亡和疾病。简而言之,烟草危害世界的可持续发展。全球吸烟的经济成本每年约为2万亿国际元(2016购买力平价),几乎相当于全球经济总量的2%。在吸烟的总经济成本中,大部分是那些因吸烟而生病或死亡的人的生产力损失。另外30%是治疗吸烟所引起疾病的医疗费用。值得注意的是,此成本不包括其他重大的损失,如二手烟造成的成本,不燃烧的烟草制品、种植烟草对环境和健康的危害、吸烟导致的火灾隐患、乱扔烟头产生的垃圾,以及最重要的一项,即烟草受害者及其家人所遭受的无法估量的痛苦与苦难。

随着低、中、高人类发展指数国家吸烟人数的增加,烟草使用成本迅速上升。[see inset 1]鉴于大多数国家有限的资源,这些成本意味着失去了将这些资源用于教育、医疗保健、技术和制造业来推动经济发展的机会。由于吸烟对健康的大部分影响要在开始吸烟的十多年后显现,在烟草消费上升的国家,甚至那些最近才开始下降的国家,吸烟对社会的危害性仍然会不可避免地增加。

大多数吸烟者在年轻时染上烟瘾,但他们不知道烟草最终会严重损害他们的健康,并会造成他们家人或自己不愿意选择的经济困难。不管一个国家处在经济发展的哪个阶段,烟草的负担都会不成比例地落在穷人身上,造成健康和经济差距。穷人将更多的收入用于烟草产品,挤占了食品、教育、健康和住房等必需品的开支。此外,与烟草有关的疾病将产生灾难性的医疗支出,令贫困家庭的基本需求难以满足。如果一个家庭的经济支柱由于使用烟草生病或过早死亡,整个家庭就会支离破碎,进一步陷入贫困。烟草使用和贫穷这一恶性循环是极其有害的,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烟草控制措施,这一循环将世代相传;因此,特别需要出台针对穷人的举措。 

烟草图册的以下各章将侧重介绍经过实践检验的烟草控制策略。这些策略的制定和实施是对促进人类发展的人力资本的基本投资。


吸烟引发的疾病导致的经济成本

总经济成本超过100亿购买力平价(PPP)国际元的国家

吸烟率差距

在男性和女性中,吸烟流行率的差异可能导致整体健康和经济差距。

参考文献

Goodchild M, Nargis N, Tursan d’Espaignet E. Global Economic Cost of Smoking-Attributable Diseases. Tobacco Control. Published Online First: January 4, 2017. doi:10.1136/tobaccocontrol-2016-053305.

Sreeramareddy CT, Harper S, Ernstsen L. Educational and wealth inequalities in tobacco use among men and women in 54 low-income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Tobacco Control. Published Online First: 24 November, 2016. doi:10.1136/tobaccocontrol-2016-053266.

Thun M, Peto R, Boreham J, Lopez AD. Stages of the cigarette epidemic on entering its second century. Tobacco control. 2012;21(2):96-101.

U.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an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he Economics of Tobacco and Tobacco Control.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Tobacco Control Monograph 21. NIH Publication No. 16-CA-8029A. Bethesda, MD: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and Geneva, CH: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