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ution

打击行业干预

烟草行业几乎会反对所有控烟政策,所以政府必须在每个层面上预见他们的行动并进行反击。社会必须让政府负起责任,确保他们抵制烟草行业,并全面实施和执行强有力的控烟政策。

控烟所面临的最强大的敌人,就是庞大的、高利润且与政治联系紧密的烟草行业,它的目的是扩大客户群,追求利润最大化。尽管如此,控烟组织仍可以采取主动措施与烟草行业抗衡,最大限度地保障公共健康。

有准备烟草行业必然会阻挠控烟活动,因为那会减少他们的客户规模,对此最好的策略就是有所计划,也就是在其干预之前考虑好对策。无论何时何地,烟草行业通常会采用相同的策略来对抗控烟活动的努力,例如,持续在世界各地的法院起诉控烟政策,包括声称控烟措施违反对国际经济协议的承诺。澳大利亚卫生部预计烟草行业将会挑战烟草包装要全烟害警示化的倡议,因此提前与贸易和外交部门合作,制定了在世贸组织(WTO)内部及外部的贸易争端中都经得起详细审查的政策。

有能力。有效的控烟需要各种既定的专业技能,包括经济、法律、医学、公共健康、社会科学和传播,以便成功地执行政策和规划。对于人类发展指数(HDI)较低的国家来说,控烟几乎肯定地意味着需要一些资源援助、同行指导和来自外部支持者有针对性的教育发展。控烟组织必须加大对相关专业人员的投入,来超越烟草行业聘请的专家。

责任制。政府必须对公民负责,包括确保社会的整体幸福。政府积极履行明确的控烟义务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 的建议,包括为控烟活动分配足够的资源,这将有助于改善控烟工作,从而增加社会幸福感。从降低医疗成本和提高生产率的角度看,控烟的投资回报率是巨大的。可靠持续地测量控烟进展有助于加强责任制。

透明度。面对烟草行业持续的压力,政府必须遵照《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 第5.3款执行政策,与烟草行业进行完全透明的互动,这是责任制的重要内容。此外,烟草行业不得参与制定健康政策或任何可能对健康有影响的政策。

多行业合作的手段。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 第5.2(a)款的规定,为让控烟更加有效,各领域必须协同工作。就烟草税来说,财政部必须与卫生对口部门合作,以便更好地了解税收政策如何使收益对健康的影响最大化。一般由卫生部门总领控烟,但他们必须了解同行部门,并努力培训和授权他们大力推行控烟。除了政府,民间组织也可以帮助政府更好地控烟,并提供独立的专门知识,而研究部门可帮助建立控烟的证据库。


买通相关单位

烟草行业企图运用所有必要手段以阻止政策的生效。他们会“买通”最合适的机关单位以按其意愿行事。政府和烟草控制支持者需要在当地背景下了解这些相关单位,以便与烟草行业抗衡。

烟草控制和诉讼

最近或当前对控烟工作的诉讼和/或对烟草行业的诉讼。

烟草行业竭尽全力对控烟政策提起诉讼,但政府、公共卫生机构和民众也成功利用法庭对烟草行业不择手段的做法予以反击。